在法国的一个镇子里,有一个盛产玫瑰的塔里奥庄园,每年都有大量的奇异品种被运往世界各地的花店。庄园主的18岁的女儿丽芙·塔里奥有着一头锦缎一样滑软的金发,手指雪白柔软,蓝色的眼睛仿佛幽静的宝石,和她的蓝裙子相互辉映。

她爱上了花匠的儿子凯恩,每个夜晚都到里与他约会。当庄园主知道这一切后,恼怒的解雇了花匠,并将丽芙反锁在一栋废弃小木屋里。在被反锁的第七天,丽芙疲惫的睡着了,朦胧中,她看见故去的奶奶向她走来。奶奶告诉她,你将自己的血滴到这个戒指上,它就具备魔力,让你与凯恩相遇。但是你必须每晚9点以前赶回,否则,你的魔力尽失,会变成一枚血戒指,连人也做不回了。丽芙翻身坐起来,一枚黄旧的铜戒指正在自己的手指上熠熠闪光。

她找了一株玫瑰,埋好戒指,在一家灯火通明的面包房里看到了消瘦的凯恩,他们彼此的注视着,仿佛要把对方的容颜刻进自己的眼睛,甚至心脏。一晚,两晚,三晚……每晚9点钟敲响的时候,丽芙都急匆匆的离去。第九个夜晚,凯恩抱怨道:“你为什么不肯多陪我?哪怕是一刻钟?为什么爱我却不能和我共度一个完整的夜晚?”丽芙默不作声,凯恩看着她那双雪白修长的手指,暗想:她这样的双手,天生是弹钢琴的,她压根受不了酵母、洗衣粉的腐蚀,甚至不能帮自己和匀面粉……

他有意的考验她,拖延时间。零点钟声响起的时候,他听到丽芙微弱的叫了一声,在他的怀抱里慢慢变小,最后变成了一枚带血的戒指……

凯恩娶了强壮的挤奶姑娘,婚礼开始的那一刻,塔里奥开满了世界上最美丽的蓝色玫瑰,它天幕一样忧伤的蓝色,高贵的如同夜晚的宝石。更神奇的是它能感知爱情。在忠贞纯洁的爱人手上,它开的灿烂;在有了杂念的人那里,它会越开越颓败,看上去就像一枚带血的戒指。

 

作者 admin